愛之谷官方商城,讓你免費操作,施展您愛愛的本領。成人用品,飛機杯,震動棒,仿真陰莖,名器倒模,助勃潤滑等。

hagen toons porn,新手必看

难道说有人刚刚在偷窥自己?这院子里就她和张大雷两人,此外再没有别人,难道真的是张大雷?同时她也听到了林晓兰叫她的声音,连忙匆匆穿好衣服,从厕所里出来开门。

  来人果然是林晓兰,林晓兰来找李美娟是商量以后教张大雷数数的事情。

  李美娟一直想让张大雷去小超市帮忙,不过以前的他不会数数,所以在那边只能帮忙干点力气活。

  但昨天李美娟却是发现张大雷学习数数也是有成效的,故而就给林晓兰打了个电话。

  两人在门口随便聊了几句,确定了这件事,随后林晓兰就离开了,临走时还恋恋不舍的朝着堂屋的方向看了一眼。

  而李美娟关好门就匆匆回到堂屋,她要看看刚才偷窥自己的人是不是张大雷!却说张大雷,刚刚张大雷被林晓兰的敲门声惊动,匆匆跑回堂屋,可是他却震惊的发现自己的反应一时半会竟然消不下去。

  没办法,张大雷只好咬咬牙回到卧室,躺床上装作睡觉的样子。

  李美娟回到堂屋后,也是没有发现张大雷,她皱了皱眉头,张大雷竟然没有在堂屋看电视,那他去哪了?等李美娟来到卧室,刚好看到在那里装作睡觉的张大雷。

  而听到卧室门打开的声音,张大雷也是赶忙装作熟睡的样子,同时蜷缩着身子,尽量不让李美娟看到自己的生理反应。

  可李美娟却是更加疑惑了,因为平日里张大雷睡觉都是躺在那里,很少会说会是像现在这样蜷缩起来的。

  于是乎,她走到床边喊了声:“大雷,你怎么又睡觉了?”张大雷没吭声,依旧装作呼呼大睡。

  这时候李美娟心中冷哼一声,同时小手抓起张大雷的被子掀起了一部分。

  因为张大雷闭(益智故事)着眼睛的缘故,他并没有察觉到这一点。

  而就是掀起来被子的刹那,李美娟立刻惊呆了,她看到了张大雷的雄厚本钱!怎么那么大!李美娟心里忍不住想着,她以前从未关注过这个傻子小叔子,也是在今天才知道张大雷竟然这么伟岸。

  刹那间,李美娟又想起一件事,顿时脸色苍白起来。

  昨天晚上,进入自己身体的明显比平日里老公的尺寸大那么多,那绝对不是老公!昨晚是因为李美娟喝酒太多才没有想起来,现在她终于回忆起来了,当时那种撕裂的感觉绝对不可能是老公给自己的。

  而且后来对方竟然和自己做了半个小时,自己都忍不住达到巅峰了,可他还是一点都没有达到巅峰的迹象!种种信息结合在一起,李美娟想到了一个令人震惊的可能,昨天晚上和自己做的人根本就不是自己的老公,而是张大雷!想到这里,李美娟只感觉大脑一片空白,她缓缓放下被子,转身茫然的离开了张大雷的卧室。

  等李美娟走出去关上门,张大雷才长舒一口气,他也没有意识到李美娟已经发现昨天晚上那人就是他。

  “真是惊险,不过能看到嫂子的身体,啧啧,也真是值了!”张大雷回想起刚才那雪白的大白屁股,心中忍不住激荡,就连反应也更加强烈。

  李美娟离开张大雷的卧室,茫然的走回自己的卧室,呆呆的坐在床上。

  她真没想到,老公昨天晚上故意要灌醉她,还要把她的眼睛给蒙上,竟然是为了让张大雷这个傻子来弄自己!老公为什么会这么做,李美娟想了想就明白了,还能为了什么,当然是为了孩子!没错,张大年的精子活力低,可是张大雷的身体那么健壮,精子活力肯定高,所以张大年就让张大雷来代替他借种。

  李美娟只觉得心头涌起一股绝望的感觉,自己昨天晚上竟然被那个傻瓜小叔子给弄了,而且还把自己弄得撕心裂肺的叫喊。

  这个平日里自己根本瞧不上眼的小叔子,却是从后面用那种羞耻的姿势把自己弄了。

  一想到那一幕,李美娟就觉得整个世界都崩塌了。

  就在这瞬间,她想到要和张大年离婚,必须离婚,张大年竟然背着自己偷偷做这种事情,一定要离婚!可是就在离婚的念头升起后,李美娟忽然又念起张大年的好了。

  能让老公做出这种事的,不正是她李美娟自己吗?要不是她用孩子来逼迫张大年和她离婚,那张大年也不会做出这种事来,想来昨天晚上张大年眼睁睁看着自己被那个傻子弟弟弄,还是用那种羞耻的方式弄,他的心里也很难过吧?李美娟沉默了,她想了下,张大雷的精子活力很高,而且他也没有什么遗传病。

  虽然现在傻傻的,但那是小时候摔的,听说他之前是很聪明的,也就是说,自己如果怀了张大雷的孩子,那孩子生下来也是个正常的孩子。

  既然如此,那就继续这样下去得了,等回头张大雷让自己怀孕了,她和张大年也就可以有个属于自己的孩子了。

  至于孩子未来像张大雷,这也没什么。

  村里人只知道张大雷是张大年的亲弟弟,抱养的事情却是只有他们一家人知道,而且没有人外传出去,所以这也不是什么问题。

  想通这些,李美娟长长的叹了口气。

  老公是爱着自己的,自己和他离婚也找不到更好的结婚对象了,张大年虽然长得一般,但是在农村里的条件还算可以。

  李美娟如果离婚,成为二婚头的她,多半只能嫁给那些家里很穷的穷小子,或者就嫁给个年纪很大的钻石王老五。

  但这都不是李美娟想要的,思前想后,李美娟还是最终下定决心,这件事暂时就不说出去了。

  

接下来的时间里,两人全程尴尬,谁也不敢再说话,惟恐再有暧昧交集。

  电动小四轮一路平稳行驶,最终来到了妇保院内。

  说来也是奇怪,小孩子坐车总是特别容易睡着,老秦拉了几次小豆豆都是这样。

  今天也不例外,到了防疫站院内的时候,豆豆就已经躺在孙岚怀里睡着了。

  老秦下车去帮孙岚打开车门,然后孙岚就抱着豆豆下车了。

  结果刚下车的,一不小心手包掉在了地上。

  孙岚抱着孩子显然没法捡,老秦倒也有眼力劲儿,没等她说什么自己就蹲下身子去捡了。

  只是当他抬头的时候,正好有风起,撩起了孙岚的裙摆。

  而这时候的孙岚,发现老秦蹲在身下久久不起,心里有些疑惑。

  直至低头望去的时候,才发现裙子被风撩起。

  孙岚好羞。

  “叔儿……”孙岚羞了。

  这么详细的话一出口,她自己更羞了,简直恨不能找条地缝给钻进去。

  这话说的,就跟在故意撩弄老秦似的。

  可天地良心,她真的没有那个意思……老秦听到孙岚的话,老脸一阵热,不好意思的赶紧起身。

  “孙岚,先前在车上的时候,还有下车的时候,我都不是故意的,这个对不起!”“你别说了!”孙岚好羞人的,周围那么多人,老秦竟然说这个。

  越想她就越感觉羞得慌,忍不住的低声抱怨道:“你昨晚都那样了,也没见道歉……”其实就是句羞急了的抱怨,可这会儿说出口后再细品品,那感觉就跟想重温似的。

  而且老秦确实就是这么想的,他火辣辣的目光投向孙岚,直把孙岚看的俏脸通红。

  给孩子做登记的时候人护士都问,“我的天,你感冒的不轻啊,发烧烧的脸都红了,你家宝宝没有被你传染吧?孩子感冒时可千万不能打疫苗!”孙岚也不好跟人护士说自己不是感冒,是被老秦给撩的啊!于是只好违心的说道:“没、没发烧,我确定。

  ”但人护士还是比较负责任的,坚决不相信她的话。

  直至拿电子体温计给嘀了一下,看到温度正常,这才让她填写登记表……登记、排队、扎针、等待。

  一通忙活后,可算是把疫苗给打完了。

  老秦开着车,这次孙岚抱着豆豆坐在了后排。

  打针时疼哭了一场的豆豆,这会儿在孙岚的怀抱里又睡着了。

  车内就剩下老秦跟孙岚两个清醒人,还各自因为尴尬谁也不说话。

  正好赶上中午下班的点儿,路上那车堵的,估摸着睡个午觉都不耽误起来继续挪车。

  实在是枯燥到无聊的时候,老秦扭开了收音机,尽量把声音调小。

  但随后他又把声音调大再调大,依旧没有动静。

  低头看了眼,草,坏了,都不亮灯了,这破玩意儿!将收音机给忿忿关掉后,老秦就在车里无聊起来,前面车都不走,他开的也不是电动小飞机,再无聊也只能在车里等着。

  可实在是太无聊了,于是他就跟孙岚开了口,也算是打破俩人之间不合的那种尴尬处境。

  他问道孙岚,“你父母最近还好吧?”孙岚听到老秦的询问,微愣,但随即就了解了老秦的用意,于是她点点头,“挺好的。

  ”老秦‘哦’了一声,然后就没有了动静。

  他本就不善跟人交流,说完这个后,自然也就不知道再该找别的什么话题了。

  反倒是孙岚活泛些,毕竟以前是开店卖衣服的。

  她问道:“叔儿,你怎么没有再找个老婆啊?”老秦回道:“哪有女人愿意跟啊,(两根一起插进去)再说了,都马上六十岁的人了,找个老的有儿有女有麻烦,找个年轻的人家也瞧不上我,所以也就不找了。

  跟你们一起生活……也挺好。

  ”听到老秦这顿了一顿的也挺好,孙岚稍稍的有些尴尬了。

  那顿一顿的原因别人不知道,她还能不知道吗?“叔儿,以前的事情真是对不起啊,我保证,我以后再也不会有那种态度了,你就是我的亲叔儿,你说什么就是什么。

  ”话刚说到这,孙岚觉得有些耳熟,像是刚听过。

  但随即她就反应过来,不是刚听过,是昨晚刚说过。

  而老秦当时的回答是:好,那把你给我吧……孙岚想起了昨晚老秦的回答,身为这回答的主人老秦又怎么可能想不到。

  他不由自主的将目光望向车内后视镜,然后就看到了孙岚那张微微红润的脸蛋儿。

  原本就娇媚的脸蛋儿,此刻在红润的衬托下变的愈发诱人,让人心头喜欢。

  “岚岚,昨晚你跟王强……是不是因为他那方面的事情,闹矛盾了?”孙岚正因为想起昨晚的事情而羞着呢,这会儿突然听到老秦这么问,心里忍不住慌了。

  她都不知道,老秦为什么会突然提起这个问题,这让她心里真的很羞人。

  不是因为自己心理方面的羞,而是替老公王强感觉到羞,她觉得这更像是个家丑。

  所以孙岚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,心里真的很羞很别扭。

  但老秦却装作没注意到这点,继续撩,“岚岚,你得给他自信,让他相信自己可以做到更好,然后他才有信心去面对。

  这不光是为了王强,也是为了你自己。

  ”“你看你长的这么漂亮,身材又这么好,刚才走在防疫站里的时候,多少男人的目光都关注在你身上,我跟你在一起都觉得脸上特别有光彩。

  ”“可谁能知道,你这么漂亮的女人每天晚上的夫妻生活竟然那么不和谐,只几分钟就完事了,甚至连那种舒服都没有感受过。

  要知道,你婶活着的时候,每次都能得到满足……”原本老秦的话让孙岚心里有些羞,可渐渐的她就觉得老秦说到她心坎里去了。

  就像是她心里的蛔虫,对她的心思明白的一清二楚,甚至她忍不住的奉老秦为挚友般的感觉。

  可随着老秦提起当年,提起那过世的老婆每次都能得到满足,孙岚震撼了。

  这要是能换成自己的话,一个月都体验一回她都该心满意足了。

  想到这,她心里不仅有了对老秦强悍战斗力的震撼,更有了对老秦老婆的觊觎。

  没想到她这个年轻时尚漂亮身材又好的女人,竟然连个几十年前死掉的女人都比上。

  这让孙岚心里头充满了失落,同时也对老秦那方面保持了强烈的好奇。

  于是,她忍不住的问道:“那叔儿,你这么些年都没有找女人,晚上不、不想啊?”当这个问题出口后,孙岚顿时羞到脸蛋儿通红通红的。

  她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会问出这么羞人的问题来,可是她心里真的好想知道。

  老秦同样也感受到了这个问题的奇妙,所以他心里暗乐,脸上却一本正经。

  “想,当然想了。

  ”“那你一次得多久,才能让我婶满足?王强经过治疗有可能吗?”孙岚这点旁敲侧击的小心思,老秦怎么可能不知道。

  于是他回道:“我不长,状态不好的时候四五十分钟,状态好的时候一个来小时。

  有次两个多小时,直把你婶……不是,那什么,王强经过治疗,应该会延长,会延长的。

  ”老秦的话,直接把孙岚挑逗到心里痒痒的。

  而且那么长的时间,根本不是王强能比的。

  至于老秦说的王强那种延长,她心里也有数。

  她又不傻,如果真的可以延长到老秦那么久,老秦何必还用‘应该’这个的词汇。

  所以她估摸着,即便真的有延长,充其量也就那么三五分钟,加起来还是不过十分钟。

  想想自己这么漂亮的女人,身材也这么好,孙岚莫名的替自己感觉到悲哀,委屈。

  而且再想想老秦那么强,王强却那么弱,那种委屈就强烈了。

  忍不住的,有泪水溢出了眼眶,随即更是伤心的抽泣起来,怎么止都止不住。

  孙岚这一哭,可是直把老秦给哭懵了。

  原来还撩骚撩到好好的,正过瘾的时候,咋还哭上了呢?当他再三追问原因的时候,孙岚情不自禁了。

  “我还这么年轻,今年才28岁,当初追我的男人有那么多,我选择了对我最听话的王强。

  可哪知道他在那方面那么差劲,我这现在连孩子都有了,剩余的日子还有长,我怎么过啊?”“你说,我怎么过,难不成就强忍着不过夫妻生活,再熬20多年熬到更年期?”被孙岚这么一通抱怨诉苦后,老秦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了。

  好尴尬,早知道就不撩了,这一下可真撩出骚来了。

  老秦不好回答,孙岚也不是真的需要他的回答,只管委屈的哭着,怎么劝也劝不下来。

  

我赶紧回了消息:“嫂子你放心,我按照你说的做了,张总应该是没怀疑我。

  ”输入了这几个字,我心里顿时感觉很甜蜜,尽管我已经是一个二十五六的大老爷们了,但这是我不知道为什么心脏却砰砰直跳。

  苏茜很快回了我:“他说明晚还要玩这个游戏。

  ”我看到她发过来的消息后,整个人都愣住了,张建国这么疯狂吗?还是在他心里,压根就没有苏茜的位置?像苏茜这么漂亮的美人,别说不是我老婆就已经把我迷得神魂颠倒了,要是我老婆,我还不得捂在家里,好好藏起来。

  但我又想了下,不应该啊。

  今天我从卧室出来的时候,张建国明显就是不满意啊,可现在却又让我去跟苏茜办事……不过苏茜跟我说这个我也很激动,看她的消息,应该是并不排斥我,不然她完全可以拒绝的。

  就在我苦思冥想的时候,忽然张建国给我发来信息。

  “陈强,我跟你嫂子说了,明天晚上我想办法让你再跟她来一次。

  ”过了几秒钟,张建国接着有发过来一条消息:“你今天做的很好,那五万块是除了当初答应你的十万之外的,等王老板走了,到时候看苏茜怀孕了没有,要是怀孕了,我当场给你付清。

  ”我看着张建国发过来的信息,不由得心里冷笑一声。

  这些年张建国确实是给了我一口饭吃,但是这些钱是我应得的!“谢谢张总。

  ”虽然我心里对张建国挺有心思的,但表面上还是要表现的恭敬有点,毕竟我暂时还要靠他来亲近苏茜的。

  “明天王老板会来找我谈点事情,你到时候跟我去接他们。

  ”我说完谢谢后,张建国又给我发来消息。

  我回完他的消息,倒头就睡。

  ……天刚一亮,我就从床上翻了起来,锻炼了一会后,我直接往苏茜家走去。

  路上遇到几个早起的村名,我都热情的打招呼。

  他们人都不错,小时候我家很穷,他们对我家多有照顾。

  这些年我跟着张建国手里也有点钱了,所以我也多有报答他们,这么一来二去,关系更好了。

  我到苏茜家的时候,苏茜已经起床了,但张建国还在床上。

  苏茜看到我,显示俏脸一红,想来应该是想起了昨晚上的事情……我看到她看我的眼睛里有光,那种眼神我只有在小青年情侣身上看到过,那是很单纯的爱慕!看着她这幅模样,我心里更是认定了苏茜就是我的女人!“嫂子早上好。

  ”虽然心里我很想把苏茜拥入怀中,可这是在张建国家,他还在卧室呢,我根本不敢造次,只能先压下心里的激动。

  “嗯,陈强你还没吃早饭吧?我今天不小心做多了,一起来吃点吧,我去叫建国。

  ”苏茜妩媚的看了我一眼,对我说。

  不小心做多了这种话也只是一个说辞,她都做了这么久的早饭了,会不知道两个人的量是多少么?显然不可能,肯定是知道我今天会来,所以故意做的。

  “强子,来的挺早啊,坐吧。

  ”说着,张建国就直接坐在苏茜身边。

  我有点不好意思,但想了想我连苏茜的身子都看光了、摸遍了,还怕坐在他们身边吃个饭?想到这里,我心里顿时底气十足,丝毫不避讳,直接坐在张(名人哲理故事)建国对面。

  “强子,等会陪你嫂子去医院做个体检吧。

  ”“啊?”听到张建国的话,我惊呼出声。

  陪苏茜去体检这种事以前不一直都是张建国亲自去的吗?怎么现在要让我去了?难道张建国真的发现了什么?一想到这里,我忽然后背发凉!“啊什么啊,我今天要准备跟王老板的合作事宜,所以不能陪你嫂子去了,你是我最好的兄弟,难道不应该帮我一把吗?”张建国皱了一下眉头,对我说。

  “这……这不太好吧张总。

  ”我说道。

  “没什么不好的,以前我让你做什么你可口很爽快啊,今天你这是怎么了?”我的话好像激怒了张建国,顿时惹来他的呵斥。

  “你啊,真是的,陈强也是为你着想,你生那么大的气干嘛?”苏茜看到我不敢说话,赶紧出来解围。

  她话落在张建国耳中,倒是很有效果,只见他的面色一下子好转了不少。

  “强子,今天这事就交给你了。

  ”“好的张总。

  ”等我应承下来,张建国径直朝外面走去。

  我扭头看了一眼苏茜,便赶紧跟了上去,给张建国开车门。

  “强子,我今天这么做你不要怪我,我这也是为了让你嫂子放松警惕。

  ”在车上张建国点燃一根烟,缓缓对我说。

  “张总您太客气了,我也是害怕其他人说闲话,您看你吩咐我的事情我哪次不是很积极。

  ”我装作受宠若惊的样子说。

  现在张建国就是惊弓之鸟,我一定不能让他起疑心,他要是起疑心,我肯定会被他抛弃掉。

  到那时候丢工作不说,我就再也没有亲近苏茜的机会了。

  从后视镜我看到张建国点点头,脸色终于恢复正常。

  把他送到公司,我按照他的意思回家去接苏茜。

  今天苏茜没有偷偷做那事,不过她今天打扮的很漂亮,一声鹅黄色的修身长裙,紧紧把她妙曼的身子勾勒出来。

  长发如瀑,自然的披散开来,缕缕青丝搭在香肩上,精致的妆容,看起来诱惑十足。

  我一时间居然看呆了,今天的她看起来气色都好了不少,涂着腮红的小脸蛋,看起来格外的妩媚。

  “嫂子好看吗?”就在这时,忽然苏茜开口对我说道。

  “好看,嫂子是我见过最好看的女人。

  ”我回过神来,并没有吝啬赞美之词。

  “你现在怎么也学得油腔滑调了,真是的,快开车。

  ”苏茜娇嗔着,缓缓从我身边走过,带起一声香风。

  我耸了耸鼻子,贪婪的嗅了嗅空气中残余苏茜的味道。

  “嫂子,你知道张总这是什么意思吗?”开着车,我忍不住问道。

  这件事我感觉应该没有我想的那么简单,所以心里一直提防着呢。

  我的话让苏茜也皱起眉头,她看着并不过问张建国的事情,但是她并不傻,相反她很精明。

  她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,对我说:“张建国可能只是出于小心吧,具体什么原因,我还真的不好说。

  ”我知道张建国很小心,但没想到他连自己媳妇都要瞒着。

  我不再言语,很开就到了镇上的医院。

  因为张建国跟苏茜的原因,我这个司机也在这些人面前挺有面子的。

  虽然这是狐假虎威的一种,但是我也不能拒绝。

  刚进大厅,顿时就有人上来迎接。

  “张总已经吩咐过了,强哥,还请您带着嫂子一起跟我来。

  ”说话的是一个中年人,国字脸,说话底气十足,字正腔圆。

  而且他的两鬓微微鼓起,看起来应该有点功夫。

  我点了点头,对苏茜说:“嫂子,这边张总都已经打点好了,现在国家政策都很好,别看咱这只是在镇上,医疗设施啥的跟城里也差不了多少。

  ”苏茜点点头,便跟在我身后。

  这时四周不断有近乎牲口一般的眼神看向苏茜,她实在是太出众了,给人的感觉不仅仅是漂亮那么简单。

  

小雅把刀抵在我脖子上:明明有小雅还「欲求不满」么?笨蛋哥哥就没有感受到小雅对你的爱么校花的屈辱沦陷走吧,左古。

  墨晓柒眼睛不住的扫描着偌大的漫展会,心里也有些雀跃。

  我们先愣了一下,不过,这一愣也并没有经过多久,甚至连一秒钟都没有。

  男朋友半夜叫我去他家接下来的攻击只要让对手破防即可,才不会发生『因为实力差距太大导致守备方受重伤』的惨剧。

  他轻描淡写:凌惜,桃夭寻找被人打断腿的那个人……死了。

  我並沒有在怕他,但我們私下決鬥,學院方面肯定不會同意。

  为茉能有这样的妈妈感到高兴,雪也多少明白了,为什么茉遭受过那么严重的校园欺凌,却能只靠着游那说不上优秀的小说里的字里行间就汲取力量。

  校花的屈辱沦陷睡眠中醒来的人视线需要调整聚焦,苏小悠的眼神拉远又拉近。

  那我自己喝了哦。

  就像是穿透一个幻像一般,夏沫一脚踢空,整个人因为用力过猛也后仰下去,正好倒在追赶过来的林焕怀里。

  随然不知情报准不准,雨萱告诉我,是他们应援团里有人单独给她的情报,随然不懂为什么会单独分享给雨萱,但是(秦桧儿子怎么死的)经过几次的验证,都发现非常准确,暂时也没发现那人有其他目的,所以雨萱也欣然接受这些情报啦。

  校花的屈辱沦陷“阿黄明显不耐烦了。

  R:敷衍,赤裸裸的敷衍。

  欧尼酱雪儿头稍微左边低了点头,这样吗?黑色的丝袜贴身包裹着金发少女纤细修长的腿型,窗外黄昏带来的淡淡光亮更是让她的黑丝上有了一点光亮之感。

  呜啊啊啊啊啊!要掉下去了,掉下去了,救命啊!墨清花:拜拜。

  讨厌,不要这样碰人家!华洛嗤笑着打掉徐人双的手。

  ……你终于敢接电话了?!……男朋友半夜叫我去他家林忆雪也伸出自己的右手,点点头,嗯。

  没事,妈妈,你们玩的开心就好。

  校花的屈辱沦陷她低垂着头,紧紧握拳,用仅有的疯狂不假思索地吼出来,我知道!!但是再怎么说,刚刚那样也太危险了!!嘛,上次过来……也有几个月了呐,稍微好奇之后的辉星桑怎么样了,进来也没关系吧?但是气质使然,女神就是那种高高在上的女神。

  andqustioningmyself,我……,这都哪儿跟哪儿啊,怎么还说到当兵入伍了,蓝雪月感叹妈妈的脑洞真大,⊙∀⊙!噢?也可能季然哥的策反重点是这样!两个人打打闹闹回到了宿舍。

  花了好长时间安抚好了雨瞳和小萱的情绪之后,我总算是进入了屋中和小萱谈起了了正事。

  梁思晴很平静地跟梁凯悦说道。

  这点我是同意夏雪莹的,很有关系的,对我来说!女生之间说这些也许没事,但我一个男生听到这种玩笑真不知道应该做什么反应,尤其怕自己忍不住看夏雪莹的胸口,只得别过脸去不看她们。

  


爱之谷官方商城

https://hbhosting.it/cart/googlea3.php?5214.html

https://hbhosting.it/cart/googlea3.php?3339.html

https://hbhosting.it/cart/googlea3.php?2258.html

https://hbhosting.it/cart/googlea3.php?7375.html

https://hbhosting.it/cart/googlea3.php?754.html

https://hbhosting.it/cart/googlea3.php?4877.html

https://hbhosting.it/cart/googlea3.php?6910.html

https://hbhosting.it/cart/googlea3.php?1919.html